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公车熟女  »  我的骚扰经历
我的骚扰经历
我是一个性格非常孤僻的男孩,我甚至害怕与人交往,多年来我甚至一天不和身边的人说一句话,和同性尚且如此,和异性就更不用说了,我的这种性格让我孤身一人,更不要说交个女朋友了。

  也许我还会这样孑然一身到永远,但我还是我行我素的生活着。

  但另一方面我发现性的欲望在我体内越来越强烈的表现着,我曾经用手淫来满足过性欲,但随着时间的推移,我发现这种「没有女人的性满足法」只能让我「干泻」,事后带给我的是身心的疲劳;随即我迷上了边观看女性裸体照片边性幻想和手淫的方法,但时间不长,我发现这种「虚幻女人性满足法」也是画饼充饥,我发现我越来越在向往「真女人的性刺激」这种情况下我也在寻求一些新的性欲发泄之路。

  而几年前开始到前年达到顶峰的「公车性骚扰经历」恐怕就是我这一阶段的产物,我在闲暇之余也时常回忆起几年前我青春年少时的这一系列「是耶?非耶?」的冲动之举……

  那时我只有十九岁,我在一所大学上大专,三年的时光里我独往独来,我的学校在城市的南头,而我的家在城市的北头,每个礼拜五傍晚我乘公车回家,每个礼拜日傍晚我乘公车回学校,回家时我在学校附近的首发站乘上车,然后在市中心的终点站下车,之后换乘一辆开往城北的公车,还是从首发站到终点站,简单而单调的生活,我仍然很知足。

  这是第一年的初冬,虽然气温还不是很低,但人们已经穿上了冬装,这天傍晚我乘车去上学,在市中心我上了车,我照例坐在了车辆的左前角,因为这个座位的前方是驾驶员身后的挡板,我喜欢性幻想也喜欢发呆,没有人能看见我沉溺于性幻想或发呆时的表情。

  这是一个双人坐位,在第二站时一个姑娘坐在了我的旁边,我看了看她,在这种天气里,她竟然只穿一条极薄且紧身的尼龙裤,坐在我右边翘着二郎腿左腿压着右腿,她的上穿一件半大衣,在站立时完全可以盖过臀部,而坐下时可能她嫌衣服麻烦就索性将衣服撩起夹在了两腿中间,这样她紧身肉感的腿和丰满的臀部我就看见了,虽然这算不了什么,但也足够让我美美的欣赏一番了,青春躁动的我这次产生了用手摸一摸她的腿和臀部的冲动。

  我的手悄悄滑向了她的身边,我的手甚至伸到了她抬起来的左腿下边,但是我还是没有能与她的身体接触半分——就是有天大的胆子也不敢在往前摸了。

  就这样僵持着,这时也许她坐累了想换一换姿势,就把左腿放了下来,她肉感的腿就压在了我的手上,我当时的恐惧可想而知,我哆嗦着从她的身下抽出手来,然而她只是看了看我,不但好象若无其事一样,而且还把她身上斜背的包放在了她的右侧,紧挨着我坐了过来。

  这一次我索性把手放在了她的大腿上摸了起来,但是我的心害怕到了极点,我的手也害怕的发麻了,但是强烈的快感还是传到了我的大脑中,摸完了大腿我的手又滑向了她的臀部,渐渐的我的快感从手上传到了我的下身,我只感到下身一阵阵舒绵美快,精液也随着喷流出来。

  我原来不知到会这样,我原来只以为只有在下身受到足够的刺激才可以射精的,没想到这样也可以射精。

  射精后性欲也开始消退,同时意外的打击使我终止这第一次经历。

  在随后的日子里,我渐渐淡忘了上次的紧张,而又希望着类似经历的发生,终于我决定在试一试,在第二年的早春,我又重复了上次的尝试,还是一样的紧张,这回的姑娘用笑来回应我的举动,我第二次流出了精液。

  因为我每次座车都是在始发站坐,几乎每次总能坐在我的「专座」上「守株待女」但并不一定每次回家或去学校都幸运,95% 以上情况下,不是男人小孩就是老女、丑女,但这一年春季我还是经历了四次。

  但是在入夏不久以后,一次坐车一个漂亮的女弱智(开始我并不知道她是弱智)坐在我身边,当我又不规矩起来的时候,被她发现了,她却咆哮了起来(但从她无法说出连贯而有逻辑的语言中我发现她很可能是一个弱智),尽管她说不出连贯的句子,但也让我吓的发抖,她咆哮了好长一段时间才渐渐平息下去。

  这使我规矩了足有大半年,这年冬天渐渐恢复了创伤的我又想从新试一试,结果第一试就挨了我身边的女人训斥,无地自容的我真想找个地缝钻进去。

  这两次失败的教训,使我完全终止了这一活动。

  【完】